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向阳光的麦子

读书、思考、践行、交流、学习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网师影评)罗生门,无人说谎(魏智渊)  

2011-12-14 13:35:35|  分类: 好看的电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罗生门,无人说谎
  
  文/魏智渊
  
  【根据我在网师电影院讨论中的发言整理】
  
  一阵微风,引发了一场遭遇;
  一场遭遇,显现了一个民族的性格而又不仅仅是这个民族的性格,显现了这个民族中的男人和女人而又不只是这个民族的男人和女人……
  罗生门,充斥着谎言?
  完全可以反过来说:罗生门,无人说谎。
  
  1
  
  认为罗生门是由谎言编织而成的(即每个人都对真相进行了扭曲),这是基于两个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隐含的假设:真相是惟一的;真相是客观的。
  返回到哲学中来,至少有相当一部分哲学家认为,没有所谓的“客观的真相”,例如在康德那里,脱离人的主观意识的所谓纯粹客观世界,只是一个悬设(物自体),包括时间、空间,都是人把握世界的观念范畴。
  至少,在一些哲学家看来,“客观的真相”是个相对的概念(你可以视为一个语言学问题)。本质上,它只是指共识。在罗生门中,也是有共识的。例如,多囊多强暴了真砂,武士死了,这就是大家公认的“基本事实”。
  绕晕了吧?我做一个简要的概括:
  真相包括处于运动中的两个层面,一是作为共识的真相,这是个人视角的交集处,一是每个人所看到的真相(包含了个人的视角、信息,尤其是包含了个人的理解)。
  所以,很难说真相是惟一的,要看你在什么层面来说。对事件的描绘越细致,真相越个人化(偏见是宿命,除了偏见,别无真相)。
  难道就没有谎言存在?当然有谎言存在,无非是,如果超越了非此即彼的逻辑,夸张一点地说,你可以同时说,一切都是真相,一切都是谎言。说一切都是真相,意指一切描绘中都包含着一定程度的心理真实,说一切都是谎言,意指一切描绘都必定有偏见,因为人不是上帝,人总是有视角的,有视角就有遮蔽,哪怕是共识,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去蔽,只是视角的扩充而已。所以在谎言与真相之间,并没有一条截然的分界。
  或者说,我们会发现,真相不是一个惟一的客观的结论,而是一个立体的丰富的耐人寻味的空间,每一个人似乎都撒谎了,但反过来,每个人都确实说出了真相。他们不一样,但都是真相,因为真相不只一个侧面。
  明白了这点,我们就可能发现,罗生门,无人撒谎。
  重要的是,他们,说出了什么真相?
  
  2
  
  所谓真相,不是他们用语言告诉你的所谓事实,而是他们通过描述所表达出来的这个民族中的男人、女人,或者说不同阶层的隐秘的想法。就好像你的学生在你面前撒谎了,但你通过这谎言洞察到了真实的东西,甚至更为真实。
  在这里,真相涉及到种种层面:文化的、伦理的、人性的、心理的、本能的……
  以那个叫真砂的女人为例,她通过掺杂着谎言的描述,至少或显明或隐秘地表达出了,在夫妻关系中,或者说在更广义的男女关系,她是伦理要求之下的顺从者,是失语者,是蒙面者,而这次突然而来事件,才是真正撩开她的心理面纱的微风。她在伦理要求下的自我抑制以及借助谎言而完全的自我欺骗,即修改事实(其实是以突出某部分事实的方式修改)。她特别强调了丈夫对他的蔑视,实际上这种蔑视不是此刻才有的,而是潜在地伏在夫妻关系之中,掩盖在温情脉脉的面纱之下,只在潜意识层面存在的,无论是特定的时刻揭开了这面纱,使她在最无助的时刻,本能地让潜意识里的感觉升到了意识层面而已。总之,这里揭示的正是女人的二重性:伦理要求下的自觉服从,以及因这种服从而形成的压抑所带来的内在怨愤……
  强盗描述的真砂,则为了显现自己的魅力(男性征服欲以及伴随而至的成就感、自尊感),而强调了真砂的性欲即生物本能。你不能说强盗说的完全是捏造出来的谎言,他的角度,决定了他对某个方面的洞察力。别忘记了强盗是个以玩弄女人出名的人,强盗身上的动物本性的空前强大,决定了他洞察的方向与深度,无非他将这个维度有意无意地强化了。
  武士描述的妻子,一方面是为了推卸责任以减轻自己的羞辱感,另一方面,也源于他对女人一以贯之的一种认识,一种不信任。所以他将自己描绘成宽宏大量的,而将真砂描述成恶毒的,自私的,水性杨花的,容易背叛的……但这里也体现出一种洞察力,即女性因为自身的弱势地位,为了安全的需要,往往容易屈服和投靠于强者。“从一而终”是不安全感的体现,“水性杨花”也是不安全感的体现,二者源出于一。
  樵夫描述的真砂,将这一点表现到了极致,但不要忘记,樵夫也是男人。
  所以仅仅关于真砂的描述中,大家便可以看到多重交织:意识与潜意识,伦理要求与生命本能……
  那么,诸人描述的强盗呢?武士呢?以强盗为例,他是强悍的还是脆弱的?是纯粹生物的还是在那一刻萌动了对女人的爱的?是完全残暴的还是仍然心存人性中某种仁慈的?……
  在这重重迷雾之中,真相是什么?
  每个人在描述时想象中的自我,是真相;
  每个人在描述时对他人某个侧面的深刻洞察,是真相;
  每一次重新描述,都是对真相的一次揭示,同时也是对真相的一次遮蔽……
  
  3
  
  《罗生门》又是罗生门。
  有人从中看到了时代的痛苦,有人看到了人性的堕落,有人看到了信任的必须,有人看到了对话的艰难……可以想象的是,黑泽明的内心,必定也交织着丰富的东西。毕竟,艺术是涌现,是全息性的。
  如果将《罗生门》当成一面镜子,我们能看到怎样的自己?
  不是泛泛的检讨或感触,而是一种明亮与启发。也就是说,假如我们不是抽象地讨论这个问题的话。
  上周,我亲历的“罗生门”。我的车被追尾,我当时第一反应,下车,看自己车的损坏情况。对方说我后退了,我百分之百地自信与肯定:是追尾,不是后退,绝无可能。
  前天,交警大队看到录像,我负全责。我撒谎了吗?
  我的感想,是如果当时有更多沟通,就可能还原真相。因为我当时是在停车状态等红灯,所有传递给我的信息都表达了我无过错,但交警录像还没出来,我就已经意识到90%是我错了。因为这几天里,我反复地还原场景,最终记起了一些当时没想起来的细节。确实是车子后退了,录像上是清晰的,当时我在车内看邮件,但当时我忘记了这个事实。
  当时交警太生气了,觉得这么个小事,还有人撒谎【两个人中必定有一个人撒谎】
  但实际上都没撒谎,后车距离是挺远的,有几米,我问一个问题:如果没监控录像呢?
  这件事引起了我的深思,关于对话,关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。因为我们总在自己的背景下理解别人,这是资源也是见障,如何倾听,设身处地包括我们与学生之间与同事之间,与领导之间,等等。——这其实离罗生门已经有点远了。
  理解,只是尽量地扩大交集部分,但生命岂能完全重合?
  我在前面讲了,没有绝对的界限,因为歪曲可能是有意识的,可能是无意识的,有意识与无意识,并没有绝对界限。何况人有自我保护机能,会自欺会本能地逃避责任。但是,作为一个自由的人,一个有责任感的人,如何意识到这些并尽可能地超越?
  反思,是自由人的存在方式,根本性的反思之难,是因为反思的内容包括了思维方式,这要依赖于对话【无论与书籍,还是人】。
  我们必得依赖于希望活着,希望是事实不是事实?是真相不是真相?
  你会发现,它既是事实又不是事实,既是真相又不是真相。
  希望总在我们自身,就像罪恶也在我们自身一样。
  《罗生门》告诉我们的,远不止这些,我们也只是一个观众,偶尔地通过电影揭开的面纱看到了生活的一部分真相。
  当然,不同的人可能看到的部分不一样。
  但是,或许无人说谎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